FC2ブログ

低调低调

嗯继续低调地藏在下面。。。。。。对工口敬而远之的千万别点。。。。。
tell me why
by:BLRS
格拉哈姆×洛克昂 ※R18
在没有任何前提的情况下忽然进入完事后的状态
在扫幕后喝得烂醉的洛克昂和格拉哈姆发生了关系的设定
这是有着为什么应该在Union的哈姆会跑到爱尔兰(这可是AEU的领域哟)的矛盾的GL
的确是很不能成立,所以请全力地无视……对不起……

————————————————————-

灼烧着眼睑的强光和头疼。
意识虽已清醒,使不上力的四肢却倍感沉重。
很久没干傻事了啊。如此自嘲着的洛克昂再一次闭上了眼睛。再睁开时,发现落入视野的是陌生的天花板,于是一点点回忆起了昨晚的事。
“格拉哈姆·艾卡……”
不自觉地念着被告知的姓名,入耳的却是嘶哑的声音。那宛如昨晚情事中脱口而出的声音令洛克昂的耳朵热了起来。仿佛为了驱散那燥热,他勉强起身,开始环顾起房间来。拉开的窗帘,高高挂起的太阳,应该已经接近正午了吧。
然而房间里却不见名字的主人的身影。
洛克昂一瞬间以为他先行离开了而松了口气,却在看到挂在椅子上的Union制服马甲时被打破了希望。因时间的流逝而恢复了的感觉也令他注意到了细微的流水声。
“我也想冲澡啊……”
身上满是不知是自己还是他的体液和汗水。真是自作自受,因昨天的烂醉而导致脑袋仿佛被钝器殴打过后的麻木所支配,喉咙也又干又燥。那悬挂在晴空上令自己清醒过来的太阳光芒四射,和自己此刻发软的身体相比真是清爽得令人憎恶。
不用说现在所在之处可不是什么廉价旅店。优质的亚麻布,日用器具品一眼望去也都是上等货色,这样的房间跟洛克昂一直使用的宾馆比起来简直天差地别。
“不愧是……Union的军人长官御用……吗?”
尽管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昨晚的确是看到格拉哈姆向服务台出示了身份证明。从洛克昂的感知来说,他完全无法理解为什么格拉哈姆能穿着军服顶着那张容貌的脸却做出这种两个男人一起在宾馆开房间的事来。
真是的昨晚到底是怎么了。尽管是想控制饮酒量的,但是唯有每年的这个季节所谓的自制力完全派不上用场。
这个祭扫慰灵碑,家族的墓碑的季节。
“你醒了?”
洛克昂应声回头,发现穿着浴衣的格拉哈姆不知何时已站在眼前。仿佛孩子般地任水滴顺着金发流下,格拉哈姆露出爽朗的笑容。对于他的事,洛克昂除了知道他的名字以及身为Union军人的身份外一无所知,也不想知道。明摆着不知道更好。
“肚子饿了,我来叫客房服务。你有什么不喜欢吃的吗?”
“没有……特别讨厌的……”
趁着格拉哈姆侧目操作着房间里的终端选定菜单的间隙,洛克昂开始找衣服,却发现竟然找不到。不用说洛克昂从昨晚开始一直是全裸的状态。尽管同是男人,但是对于大白天的在这种明亮又大得离谱的房间里,沐浴着格拉哈姆的视线走向浴室这种事,洛克昂怀着强烈的抗拒。
像那样的乱来,尽管也是自己的意愿,但是好歹还是有一旦让出了这一步所有的一切都会就此分崩离析的自觉。
“……啊啊,你的衣服的话我送去洗衣店了。”
“哈??!!”
“不用介意裸体,我们不是该做的都已经做过了吗?”
“等一……”
不给洛克昂丝毫反驳的机会,格拉哈姆快步上前紧盯着他的脸。翡翠般的双眸就这般直直地望了过来,令洛克昂无法思考地屏住了气息。这还是头一次在如此明亮的地方直视他的脸。
虽显年幼但透着坚强意志的双眸和包围其上的金色睫毛,就局部而言完全是美少女的模样。如果他真是美少女的话,也至少能欺骗自己说没搞错也不是什么坏事……
“真是美人啊。”
在来得及思考之前唇上已感受到了温热。等到洛克昂意识到自己的唇和舌尖正被对方的追逐着时已是数秒后的事了。
“呜……唔……”
格拉哈姆湿润的发摩擦过洛克昂的脸颊,令他因冰冷的水汽闭上了眼,这次却换成了缠绕着舌头的滚烫侵袭而来。被压倒在床上,深深地,深深地被索取着唇直到喘不过气来,下巴被抬起,齿列被勾勒着,舌头被他的舌尖摩擦着,洛克昂感受到了那爬上脊背的战栗。
这家伙,很擅长接吻啊。
昨晚的记忆在身体的深处苏醒了过来,洛克昂慌忙想要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跳起来。然而,那应该比自己的体格还要娇小的格拉哈姆却纹丝不动。所以才说军人啊真是……压下想要咋舌的心情,再怎么说总算也是恩人。还是温和地传达一下不想就此任他妄为的不爽吧。
“放……手……”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害羞的?”
“不是……这个问题……”
在喝得烂醉的时候发生关系,和像现在这样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再度发生关系完全不同。洛克昂明明想要让昨晚的事就这样付水东流,但是为什么这个男人却要像这样将他更深地铭刻在自己身上?

昨晚想要喝醉的心情强烈。
祭拜过墓碑后,他就这般走进了酒吧。在独自酌饮的期间,尽管有不知多少的男男女女前来搭讪,他都没有那个心情,只是一味地饮酒。
饮着,饮着,饮着。
等到察觉的时候已经被一群恶形恶状的家伙们缠上,格拉哈姆就是在这个时候出面制止的……应该。那个时侯无论是说话还是意识都已浑浊,事实上有过怎样的交谈,和格拉哈姆做了怎样的交谈都不记得了。
等到察觉时已身在此处的前厅,再察觉时已在这个房间和格拉哈姆纠缠着彼此的身躯。

“我……平时……不是这样的……”
的确他不能说没有跟男人做的经验,却也没有随便跟陌生人上床的兴趣。
用酒当借口并不充分。没错昨晚的他强烈地渴望着与他人肌肤相亲。但是怎么也应该是随便找个人一起喝个烂醉,今早也备受宿醉之苦并因此深切体会到自己的愚蠢,事情明明应该到此为止的。
“我很……感谢你照顾我。但是……如果你想要这种的话……我会很困扰……”
“想要的人,是你吧?”
“……抱歉……我……不记得了……”
明明自己已经在提出异议了,格拉哈姆的手却丝毫没有停止爱抚的意思。他的手指仿佛不允许洛克昂找任何借口般,却又温柔地抚过他的肌肤,牵起脊背一阵战栗。
“你说过你的家人都去世了。”
啃咬着洛克昂洁白的颈项,格拉哈姆呢喃着。
身体随着他的话语震动,洛克昂身为gundammaister的责任感瞬间抬头。自己必须预先知道自己到底都对他说了什么说了多少。由于接受过训练,他不认为自己会泄露自己maister的身份,但是万一身为尼尔·迪兰第的自己将记忆和盘托出的话,他也许能从中查出自己的身份。一旦探查到身边,被“他”查到根本就麻烦了。
“……我有说过吗……”
仿佛知道他要逃般,格拉哈姆的手提前擒住了他的身躯。
“你说,很寂寞。”
洛克昂顿感意外。就算是喝得烂醉,自己竟然会向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吐露这样的心情。
无论是悲伤,还是对恐怖组织的憎恨,这些情感始终存在于洛克昂的心中。但是像寂寞这样的感情早应该没有了。
“因为这句话,和你的眼睛……深深地被吸引了我。”
伴随着胸口湿润的感触,入口处被指尖撬开,洛克昂忍耐不住泄露了些许呻吟。经历过昨晚的情事,那里很轻松地接纳了格拉哈姆的手指,贪婪地吸吮着。
“哎……你还真是……温柔啊……”
洛克昂用力揪着他的浴衣,松垮的浴衣滑下,露出格拉哈姆称的肩膀。既然逃不掉那么不好好享受就是损失了,如此想着的自己说不定很有做性交易的天分。不想肯定这样的事实,洛克昂自嘲着。不知是否体会到了忽然转变态度的洛克昂的心情,格拉哈姆的舌尖开始向着洛克昂尚未清洁过的下体移去。
有着姣好的容貌,又是Union的军人,从阶级章来看应该是中尉。如果是这种看上去很年轻的中尉,一定有着优良的出身吧。在满溢着爱的家庭长大的他一定没有体会过痛苦,洛克昂触上了格拉哈姆的脸颊。
指尖被他含住,嘴唇摩擦着手指,平时被皮质手套保护着的手感觉格外敏锐。吐出灼热的气息,洛克昂想要更多。
“我说,寂寞……你就留在我身边陪我了吗?”
“那到不是。”
格拉哈姆的语气变得强烈,仿佛要将荡漾开来的意识唤醒般。
“……我想听你说。在你失去家人之前的事,和失去家人时的事。”
一瞬,洛克昂因为格拉哈姆的不礼貌要求皱起了眉,但是他马上就知道了那是误会。
“我不知道什么是家人。所以,对于失去家人的寂寞我无法理解。”
洛克昂一时无法理解他这句话的意思。
“因为我是孤儿。”
感觉眼前翡翠般的眼眸一瞬间湿润了,也许这只是洛克昂自己的感伤罢了。
然而他马上就发现湿润了的是自己的眼眸。擅自将他人的境遇跟自己的想法重叠,觉得对方很可怜这只不过是傲慢的表现。洛克昂为自己以为他在可怜自己的想法感到可耻,而一瞬间产生可怜他的想法的自己更令洛克昂感到羞耻。
“因为从未曾拥有过,所以我不知道那是怎样的情感,至今也未曾想过。但是,看到昨晚的你,让我对那情感倍感兴趣。”
看着格拉哈姆抚弄着自己的火热分身。明明内心战栗着,身体却又因想要它进来而蠢动,洛克昂憎恨着自己淫乱的身体。
“我一点都不温柔哟,尼尔。我只是想要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和……欲望罢了。”
“啊……呜……”
火热的分身挺进,洛克昂自唇间泄露出宛若悲鸣的呻吟。在格拉哈姆的,绝非同情的纯粹的兴趣里,洛克昂感受到了别样的恐怖。无需多想,那绝对是会挖入内心深处的存在。
想要就此暴露给他,心灵,身体,所有的一切。
“我想要知道……更多你的事。”
那伴随着水渍的声响毫无顾忌毫不留情地抽插着的灼热,渐渐溶化了理性,洛克昂也无力阻止,他所能做到的也只有跟随着格拉哈姆沉浮,放开压抑着的声音嘶吼。
在这样的大白天。
自己的痴态和心无处躲藏,恐惧和快感就此侵袭而来。
“不……要,格拉……哈姆……呜……”
格拉哈姆所渴求的,与洛克昂所恐惧的并不相同。但是洛克昂就是害怕。可怜着他的愚蠢的自己,仿佛即将要把自己所有的一切都吐露出来般。
“你虽然……想要让这一切都变成擦身而过的存在……但是不觉得这样的相逢是命运的安排吗?”
“……呜……”
如果这样令人恐惧的相逢是命运的安排的话,神还真是残酷啊。
想要忘却的深深的伤痕,被毫不犹豫地碰触,闯入,撕裂得生疼。如果能就此跳脱就好了,洛克昂那名为温柔的懦弱和愚蠢将那股子冲动打压了下去。而那归根结底不过是在面对比自己更不幸的格拉哈姆时回忆起来的优越感,如此糟糕的自己真令人厌恶。
“……的确我是孤儿,但是也因此获得了许多强有力的部分。从不曾拥有的也无从谈论失去。”
“那就……这样继续……毫不知情……下去吧……呜……”
“看来我讲得还不够充分啊。比起想要知道那份感情,我更想知道你的感情。正因为是你的感情,我才会有兴趣。”
即使逃不掉也必须要逃,洛克昂用颤抖的手臂挣扎着。然而,却因紧密连接在一起的部分而使不上力。颤抖着的手指被擒住,放入对方的口中啃咬,洛克昂的眼角不禁渗出了泪水。
“放……手……呜……放开我……!!”
“你的这里可不是这么说的。”
从身体的深处被翻弄而处的是昨晚的残留物,自己的那里仿佛吃不够般寻求着贪欲,擅自诱惑着格拉哈姆,而他的灼热也执拗地摩擦着,深深地深深地侵犯着。摩擦体液发出的淫乱之音响起,煽动着洛克昂的羞耻心和焦躁。不想被知道的事,不能被知道的事,那是作为meister的事?还是作为尼尔·迪兰第的?所有的一切都交织在了一起灼烧着思绪。
“啊……啊……哈……呜……”
难以成言,在被不自觉流下的泪模糊了的视野里唯有窗外辽阔的青空。有种,在空中被拥抱的错觉。
“就算你说不要……也毫无说服力呢……尼尔……”
格拉哈姆狂乱的气息瘙痒着耳朵,仿佛爆发般的灼热和眩晕烧炙着,这一刻洛克昂已抓不住自己的意识。

“客房服务。”
敲门声和明亮的女性的声音令意识瞬间清醒。
“……呜!!!!!”
真不愧是高级宾馆,这算不算是被不允许有未得到回应就擅自进屋的不礼貌行为的规定所救呢。不过,这也算是给一片空白的脑袋泼上了冷水。跃入清晰了的视野的是和自己一样瞪着眼的格拉哈姆,不知该用怎样的表情来面对他的洛克昂凝固了数秒。
“……真是会挑时机……没办法,我去拿进来吧。”
“等一下……”
格拉哈姆重新缠好垂落下的浴衣带子,平静地下床。看着这样的格拉哈姆,洛克昂不假思索地唤出口,然而糟糕的是,他同时也感受到了来自自己体内的灼热和疼痛。
“……不用那么亢奋,还有一天才退房呢。”
看着他露出微微的笑容,洛克昂深深地体会到了难以言喻的败北感,以及对因自身的肤浅导致的前景一片漆的状态的认知。就算想借口说不是这样的也找不到任何话语。
“你也不想吃冷土豆吧,那就先来填饱肚子吧。”
尽管洛克昂对此深表同意,但是一想到吃饱了之后的事却又禁不住郁怏。
和消沉的心情不同,肚子因瘙痒着鼻腔的土豆和腊肉的香味而叫了起来。身体对于欲望的反应太过正直,真是现实啊。
不自觉地舔着唇,洛克昂在胸口划过十字后,也从床上站了起来。

EN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有愛有萌有恒心
這就是愛啊啊啊啊~~
左鄰右舍
實用小辭典
十二月
我是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