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泪奔。。。我好想粉条泪泪奔。。。

要知道,00二季的op真的看得人好想哭。因为就算骗自己说尼尔他一定还活着,在大家不知道的地方好好活着,心里也很清楚那是自欺欺人。毕竟水岛监督已经斩钉截铁地连说两遍:他已经死了!

meister依然是四个人,但是洛叔已经不是曾经的那个了。。。。唉~~~~T_________T


下面藏了日站的作者因二季的第一集有感而发的文的翻译,说是SL,其实也只是S单方面的相思。。。。不过这作者的东西故事性真的很强啊~~~~~想看的就点吧~~



“我还以为你一定会生气。”
比印象中更爽快的话语,传入了领着刹那抵达新的房间后正准备离去的提耶利亚的耳中。少许考虑了一下,他回答,口气里有着刹那从未曾料到的柔和:“的确,如果是4年前的话。但是就那样放着不管的话,他的境遇会怎样就不得而知了。”
既非卡塔隆,又非联邦的平民,却知晓了那次“作战”的沙慈·克劳斯罗,在任何一个阵营看来都是令人困扰的存在。然而当刹那把沙慈带回托勒密2时,却没有遭到提耶利亚的反对。
“我们已非监视者,也已失去了贝达,我们必须依我们自己的正义来行动。”
“我们的……正义……”
现在虽然以软禁的形式将他保护起来,但是刹那认为今后命运会怎样,又要作出怎样的选择,这些都应该由沙慈自己来决定。并非他人给予的结果,而是经由自身的思考作出选择并以此前进。这对于个人也好,世界也好都是必须的。正是为此,天上人才会再度集结。
“刚才,说你还是跟以前一样……看来并非如此,你也有改变呢。”
“……这也,经常有人这么说。”
稍稍缓和了表情露出微笑的提耶利亚看上去有些寂寞的样子,看来并非是刹那自己的错觉。即使外表和4年前相比毫无差别,他自身的心境应该有过很大的变化。曾经那个严格遵守规则、顽固的提耶利亚已不复存在。他所说的经常有人这么说,看来应该是托勒密的成员都深深感受到了他的变化。
这些全都是……受他的影响吗。
“曾经的我畏惧着变化。认为……只有不改变才是最重要的。然而那只不过是逃避。没有自己去思考,仅仅靠着贝达给予的指示行动,享受着那其中的安心感。只不过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看着侃侃而谈的提耶利亚,刹那的脑海中浮现了他的身影。曾经难以接受的存在对于现在的提耶利亚而言应该能够接受了吧。
“……这里有,希望他加入的人。”
1年前,曾在爱尔兰相遇的男子。不,正确来说不是相遇而是去见他。曾经作为高达驾驶员共同战斗的男人——洛克昂·斯特拉特斯——尼尔·迪兰第的弟弟莱尔·迪兰第。
“他啊……不知他是否会赞同我们。”
“不知道。”
刹那无从知晓洛克昂,尼尔所寻求的世界,莱尔是否也在寻求。不仅如此他始终觉得如果单纯为了填补尼尔的空缺而找上莱尔的话,这种做法太过无视莱尔的人格了。但是无论是立场还是能力,刹那都不认为还能有人比他更适合。

自从失去了尼尔后,刹那一直在思考。
他曾提起过的自己的双生兄弟莱尔。如果真的是为尼尔着想的话,就不应该把他卷进来。刹那很清楚尼尔在想要复仇的同时也深深地厌恶着自己。
但是如今刹那明白了,知晓却无从选择和一无所知的意义完全不同。了解尼尔的遗志,尼尔最后的归处的自己有义务将这一切传达给莱尔。而那之后莱尔会怎么想又会怎么行动又是另一回事。
“一切都由他来决定。”
也许会遭到拒绝,更甚者自己也会遭到他的讨伐。即使如此,对于现在选择了天上人这条道路的自己来说,洛克昂·斯特拉特斯也是最重要的存在。失去了他,现在的自己才明白了4年前那些任务的意义。
也许寻求着他的这份心情太过天真。
也害怕自己对他的爱慕之情太过强烈,而将他二人混淆。
在爱尔兰见到的他有着宛如洛克昂再生般的音容笑貌,唯独对刹那的事一无所知。伴随着针刺般的心痛,刹那也体会到了一丝安心。万一他还活着的话,一定在他们所不知道的地方,像这样幸福地活着。
恐怕尼尔也一直期望着莱尔能够在何处幸福地生活吧。
果然应该让莱尔远离战场,即使这样无法获得别人的原谅也无所谓。
“你知道吗,你们所做的一切令多少人死去,都是你们干的啊!”
那时沙慈的怒吼宛如利刃刺痛着刹那的心,深深苛责着他。最重要的人在自己的面前逝去,令4年前的自己感到如此无力。曾以为亲手杀死父母的自己早已失去了那份情感,然而在失去尼尔的时候却再度回忆起那痛彻心扉的感受。
“还给我……把她们还给我……”
面对着指向自己的枪口,刹那觉得就此死去也无妨。在那仿佛减慢了的时间中,刹那想起了曾被尼尔用枪指着时的事。扑面而来的激怒,暴力之下所产生的连锁仇恨,刹那觉得如果那时真的死在他的枪下就好了。
然而无论是尼尔还是沙慈,他们都没有开枪。
“我现在很清楚那意味着什么。”
如果将自己的性命委托于人,那只会令自己焦躁,焦躁,焦躁得恨不得就此死去。期望改变那被决定了的,被强加的命运,自己才乘上了高达,这样的自己不能有轻生的念头。尼尔也好,沙慈也好,他们都有自己的正义,刹那自己也有他自己的正义。
应该要贯彻自己所选择的道路和信念至终,果然还是应该再见他一面。

爱尔兰冰冷刺骨的风抚过刹那的脸颊,曾是恐怖袭击现场的和平公园遗迹上,落下了那被昏暗的夕阳拖得狭长的影子。阴霾的天气一如自己此刻犹豫的心情。
他会来吗?这个美丽却又如此残酷的地方。
在心中请求着尼尔·迪兰第的原谅,却又忽然觉得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会原谅自己。刹那不仅自嘲,自己已经爱慕他到了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望着那如出一辙的背影,那为波浪般的卷发微微覆盖的侧脸,刹那的胸中传来少许刺痛,一瞬间仿佛失去了的存在又再度回来了的错觉骤起。
但是,那不是他。
“卡塔隆成员,莱尔·迪兰第。”
然而,那转向自己的容颜,响起的声音依然点燃了心底的火苗。
“我来接你了。”
刹那为一瞬间希望他不要回答的自己感到可耻,并再一次地像心中的他道歉。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コメントの投稿

非公開コメント

有愛有萌有恒心
這就是愛啊啊啊啊~~
左鄰右舍
實用小辭典
十二月
我是檢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