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不谈名著,只看黄金甲

琉璃窗,黄金柱,绫罗绸缎,白玉高台,有谁曾想到,这浮华背后堆砌着的却是森森尸骨,淌着的是殷红鲜血。黄金甲,映着的是繁华昌盛,国强兵胜,透着却是寒气入骨,冷若冰霜。一场腥风血雨落罢,空余一声长叹。



一感浮华极至,凄凉无垠

勿庸置疑,黄金甲的一切都是奢华的。且不说一王一后那极尽奢华之意的服装,且不说严格按着级别穿着的宫女宦官,且不说处处透着珠光宝气的宫廷,单看一个小小侍女裙上的绣花,御药房师傅精练老到的手法就足以说明一切。

然而物极必反,光鲜外表之下掩盖着的只有腐朽,丑陋。一个彻头彻尾的冷血帝王,一个不甘命运的皇后,一个懦弱太子,一个悲哀女人,一个扭曲了性格与人生的小皇子,一个孝为先的皇子,一群早已没了情感,没了人性的宦官仆役杀手。

如果帝王不曾知道兵变,那么登上王位的将是二皇子。可是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兵变一旦败露,谋反之人所要面对的只有死亡一途。残忍吗?的确,可这也是事实。试问有哪个王者会留着谋反之人在身边呢?死的,又何止那一万。

可是残忍的只是那屠杀般的场面吗?不,残忍的是杀戮后的清场。一盆盆水冲去了鲜血,一张张崭新的地毯、一捧捧菊花掩去了血迹。当群臣百官入场,他们可曾想到他们脚踏之地片刻前还沾满了血腥?他们可曾想到这广阔之地片刻前还淋着腥风血雨?

耳边响起的是美颂词,眼前闪耀的是五彩礼花,何等的讽刺啊,揪着心口的讽刺。一股子沉闷就此堵了在心口,宣泄不出。



二叹悲哀人物,世事难料

一个绝情绝义王,绝了一颗人心,绝了一腔热血。

常说帝王无情,却不曾见得这般的。为了得帝位,他弃了糟糠之妻。为了他不容质疑的帝威,他不动声色地落毒。甚至为了一个儿子的死,活活打死了另一个儿子。不,也许长子是他残留人间的唯一一点人性。灭了,他便不再是人,是鬼,是修罗。他以为一切尽在掌握,却在最后一刻失去了所有。由始至终,他都裹着厚厚的被褥,蒸着药,可是若连血都是冷的,又还有什么能暖得了裹在外头的皮相?

一个心灰意冷后。

掌着后宫的皇后,该是养尊处优的,可是这个出身娇贵的皇后却不曾享受半点荣华。下嫁,是她心有不愿。与太子有染,是她寂寞难耐。谋反,是她临终前最后一博。她不甘,不想就这般一步步走向死亡,一朵朵绣出的菊花里有她的执着,有她的怨恨。她有情,因为她始终不愿那懦弱的太子死于兵变。她亦无情,因为她将她的儿,与那一万士兵送上了死路。

一个懦弱无能太子。

与皇后有染,令他终日战战兢兢,生怕毙命于父王剑下。得知谋反之事,他首先想到的亦是他自己。他无能,却也深知自己不是为王的料。他懦弱,却仍然有那么一点点执着。他是真的想要与蒋蝉伺守终生的吧,不然何以当真相大白之时,他透了伤心欲绝?正是他的懦弱,换来了紧随其后的杀戮。罪人,亦少不得他的份。

一个歪曲了人生性格的悲哀。

看似天真的小皇子,实则却对时局了如指掌。这后宫中的是是非非哪一样没有被他刻在眼中?不被重视,不为人爱,留给他的路只有两条——就此终老,或是夺位。他选了后者,却可惜,尚稚嫩,途留了叹息在身后。

一个孝字为先。

没有冠冕堂皇的理由,没有丝毫的犹豫,他谋反的理由只有一个——为了母后不再痛苦。即便明白凭己之力难敌父王,即便已知晓事迹败露,即便已是孤身一人,他也不曾停下。那是他的执念,他为人子的孝道。当败局已定,死,是他唯一的选择。这份孝,怎能不叫人动容?



黄金甲的故事其实很简单——一场未能成功的兵变,黄金甲的故事却也很复杂——一群挣扎着试图挣脱命运的悲哀之人。十二时辰,道尽了人间道义,亦道尽了世间百态。





嗯。。。因为在别的地方贴过了。。。。所以顺便也贴一贴blog。。。其实是因为很久没更新了。。。。汗。。。。。。其实是很久以前就写好了的。。。。瀑布汗。。。。好吧我承认我懒。。。。。。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有愛有萌有恒心
這就是愛啊啊啊啊~~
左鄰右舍
實用小辭典
十二月
我是檢索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